寫這篇之前,醞釀很久,很想寫些什麼來紀念我們之間,
卻又害怕自己陷入無可自拔的悲傷中,因而作罷。
畢竟這個不好的劫數(結束?),帶給我不少的悲痛,
甚至不敢再去相信或是真心的經營友情,
天下終有不散的筵席,單純的我以為友情並不會因離去而改變,
卻忘了,人生中除了生離還有死別。

記得剛上大學的那一年,我跟某人跑到你上課的補習班找你,
你因為怕是某個你不想見的人來找,於是交代班導要先問名字,
知道是我們之後,你臉上驚喜的表情,我至今難忘。

記得有一年恩琦不知道因為什麼事情(好像是跨年)北上找我們,
我們那天晚上喝了不少CORONA,聽說我還打破酒瓶,
卻也聊到天亮。
隔天一早,約了小祺一起上陽明山,
那天的陽明山,雖然冷,但是陽光普照,
相片中的大家,笑容滿面。

陸陸續續,百合也上了台北,姐妹們常常出現在恩琦家聚會,
你的身邊來來去去好多人,
身為姐妹的我們,是該給你一些意見,
而我卻總是袖手旁觀,總以為你一定有足夠的聰明可以解決。
有一次我在學校上課,接到你的朋友來電,
說是你失蹤了,你知道我有多心急,
問了百合恩琦,是否跟你連絡...
最後,知道你搬到新竹,我和恩琦也到新竹去看你...
那時的我,終於放下心中一塊大石頭...

常常約在恩琦家烤肉,我們笑說恩琦總是脫離不了烤肉的陰影,
邊烤肉邊聊八卦,有一次還玩起大冒險,
幾個女生(當然叫Gary迴避)差點就要坦誠相見,
就你最賴皮,說要玩的人,卻不敢脫。

之後,你在忠孝東路附近租了一間小窩,養了一堆貓咪,
對貓毛會過敏的我,每到你們家就開始鼻塞,
姐妹們的聚會也常在你們家舉辦,
有次喝酒喝過了頭,壞心的他們竟然讓我們兩個喝起超好喝的高粱(加了冰塊和蜂蜜),
想當然耳,醉死了的我們還開始用英文對話,
他們說你的英文超流利的勒...
而這件事成了永久的笑柄,
只要有人喝醉,一定會提起這件事...

還有一次,在恩琦家,Gary說要找我拼酒,
而我找了打手,結果禁不起激的我還是醉了,還吐了...
記得是你幫我洗澡換衣服的呢...
而我這個笑柄也被你笑很久...
從那次之後,我說我要戒酒,也再也沒醉過了...

記得姐妹們有一次約去十分瀑布玩,
一路上開開心心的打鬧,
還在瀑布前留下了美好的剪影作為紀念。

你常說人生有幾個超過十年的好朋友就像我們幾個一樣,
在朋友面前才能夠有最真實的一面,
於是我總是在你面前磯哩瓜拉,劈哩啪啦,常常將我心中好的壞的都往你倒,
在恩琦家聊到天亮,笑聲不斷,
他們都說我們很厲害。

多年後,我們回到小時候常常去的地方重遊,
不同的是身邊的人不同,相同的是我們的友誼不變,
你說你很喜歡墾丁的海,很令人放鬆,
我說,恆春是個很無聊的地方,等你住這邊你就知道。
關山日落,後壁湖,景色依舊,人心已非。
還有一次,騎著我的小50,
我帶你去了小徑,你說你很喜歡,
說有一天一定要去住一次,
老闆還問我們說,不是這邊的人嗎?
是啊,只是成了異鄉遊子。

那是最後一次,我都不知道你的心裡藏著這麼多的不安與恐懼,
在我面前,你還是我最親愛的小姑姑,
你說我也是你最愛的小姪女,
那你怎麼捨得呢?
是不是怕我們罵你,所以你不說?
是不是覺得我們幫不了你,所以你選擇不說?
是不是你已經病得不輕,不想讓我們擔心,所以你自己承擔?
一切的一切,都讓我自責不已。

到現在,心裡偶而還是不敢相信這個殘酷的事實,
回想起之前的通話,之前的一起出遊,之前你說過的話,
或許你只是到另一個城市旅行,暫時不能回來。
百合說,想從大家的記憶中找你,試圖尋找你曾經存在的痕跡,
只是多感傷。

開頭很難開始,連結束我都不知道怎麼結束...
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允許自己放肆的想妳...
是該放你去找尋你的自由自在...
不該讓你擔心而不願離去...
我會很好,大家也希望你很好...
只要記得你的好。

隨風箏去吧...




************************************************

風箏

演唱:孫燕姿 
作詞:易家揚 作曲:李偉菘 


我不要    將你多綁住一秒 
我也知道    天空多美妙 請你替我瞧一瞧

天上的風箏哪兒去了 一眨眼不見了
誰把它的線剪斷了 你知不知道

從前的我們哪兒去了 路太遠我忘了
如果你想飛我明瞭 你自由也好

我不要    將你多綁住一秒 
我也知道    天空多美妙 請你替我瞧一瞧

看你穿越雲端飛的很高 站在山上的我
大聲叫喔...
也許你呀    不會聽到 把夢想找到    要過得更好

我不要    愛情的低潮 我會微笑    眼淚不准掉
我很好    後來的你好不好 你會知道我沒有走掉 
回憶飛進風裡了

天上的風箏哪兒去了... 






    全站熱搜

    anita5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